書生小說 >> 遮仙 >> 第一百四十章 一棵樹

第一百四十章 一棵樹

简体版 · 繁體版

color=筆趣閣/已啓用最新域名:.color=/,請大家牢記最新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什麼?”正青嚥了一口唾沫,感覺嗓子冒煙,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冷汗俱下,他從未見過老玄龜這般樣子,心底實在忍不住有些害怕。

什麼麥子熟了,要收割的話,令正青整個人心裏都不舒服,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簡直無法用言語描繪出來。

老玄龜眼睛中閃過一絲殺機,黒木柺杖指向昏迷不醒的劉雲,冷冷暗中傳音道:“抹掉他的神魂,鳩佔鵲巢,你做未來的下棋人。”

他在傳音,其他人聽不到,只有正青聽到了,他臉色發白,眼睛裏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正青連考慮都沒有,直接對着老玄龜搖了搖頭。

“這個娃,怎麼這麼傻?這世道能活下去纔是真的,活不下去,說什麼都是假的。”老玄龜道,聲音中竟忍不住帶了幾分失望。

老玄龜望了望天,眼光彷彿穿透了帳篷,越過無盡虛空,看到了宇宙之中,很快,他眸子中露出一抹驚懼之色,彷彿發現了什麼危險一般。

“老爺爺,尊上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若做了那種事,那真是連人都不配做了。”正青堅定道。

老玄龜拄着柺杖重重的跺了跺虛空,發出咚咚的聲音,呵斥道:“你可記得,那條妖龍將你差點殺死的時候,我想要出手救你,可你知道爲什麼我不沒有動手嗎?”

說到這裏,老玄龜話鋒一轉,道:“棋局上的變化,永遠逃不過下棋人的眼睛,我若出手救你,勢必要連累自己,到時候,我想逃都逃不掉,你懂不懂?”

正青搖了搖頭,他是真聽不到玄龜在說什麼,可無論說什麼,要正青殺死自己的救命恩人,這對他來說是難以做到的。

老玄龜面孔都扭曲,熾盛的眸子中跳動出綠色的幽光,柺杖一指劉雲:“他就是別人培養的一個棋手,就是未來收割麥子的人,不過因爲某種原因他成了棄子,而今你奪舍了他,我在旁助你修行,你遲早能入那些人物的眼中,更要跳出這方牢籠,再也不只是被圈養的牲口,你懂不懂?”他劇烈喘氣,渾身抖動。

聞言,正青感覺到一種大恐怖,這種莫名其妙出現在心頭的感覺,幾乎令他只能感到絕望。

他知道老玄龜說的是真的,不是假話。

可更因爲如此,正青的心就好難受。

他回頭望了一眼躺着一動不動的劉雲,想到當初自己被妖獸圍住,已經閉上眼睛等死的那一刻,劉雲出現在自己的身旁,救自己性命。

正青還能感覺到當時的激動與興奮,獲得新生的驚喜。

可在這一刻,居然有人說要他殺了劉雲?!

“龜爺爺,你別逼我,我做不到,做不到啊……”正青咬牙搖頭,眸子紅了,眼眶裏盡是淚水。

“你真是讓我失望,情這個東西是毒藥,啊…我被你氣死了。你不做,我幫你,他重傷垂死,是最好的契機,就算因爲我被那未知的存在發現,也在所不惜。”老玄龜一柱柺杖,直接朝着正青當頭砸下。

正青沒有動手,只是後退,一動不動的看着滿臉失望之色的老玄龜。

一看老玄龜要動手,堅白等人臉色一變,紛紛招出法寶,五彩霞光噴薄而出,熾盛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帳篷內,錚錚劍鳴驚天,幾人身上燦爛的霞光淹沒了老態龍鍾的玄龜。

然而,玄龜無動於衷,只是回頭一眼掃去,所有人都彷彿被施了定身術一般一動不動的立在了原地。

“你等,以後好好輔佐青娃娃,在浩劫之中才能活下來。”老玄龜幽幽說道,原本慈祥的模樣忽然間殺機森然,猶如厲鬼一般令人驚恐與可怖。

“龜爺爺,我不要,你別逼我。”正青忍着眼眶中的淚水,大吼道。同時,他的腹下爆發出絢爛的光芒,靈力波動明顯不穩,竟然要自爆丹田。

“無知!”老玄龜呵斥。

哧!

一道霞光從老玄龜的黒木柺杖中飛出,沒入正青的腹下。正青感覺渾身的靈力急速收攏,修爲被封印住了。

正青咬着牙,朝着強大到無法想象的老玄龜搖頭,希望他停手。

“是他叫醒了我,更在我性命危在旦夕是救了我,你讓我這樣對他,我與豬狗禽獸有何不同?龜爺爺,我是個人啊!”正青紅着眼睛大喊道,想要掙動,可身體卻僵硬無比,連手指都難動一下。

“青娃娃,你是個好孩子,爺爺活了無數歲月,沒見過你這樣的瓜娃子。等你懂了什麼叫做,天心如霜,仙道無情。便會明白,今日我給了你多大的造化,我這是爲了你好,這世界沒有對錯,只有生死,我是在幫你活下去。”老玄龜沒有去看正青的樣子,轉過身黒木柺杖朝着劉雲一戳,一道絢爛的光芒飛出,璀璨而明亮,嗡嗡作響,直逼劉雲的眉心而去。

就在這時,劉雲眉心的太極圖自動運轉了起來。

一道青光射出,時空在這一刻彷彿靜止,飛向劉雲的絢爛光芒當場無聲無息的湮滅在虛空之中。

同時從劉雲眉心飛出的這道青光,迅速逼向老玄龜。

老玄龜大喫一驚,尖着嗓子驚叫了一聲,急速後退躲避。

這是一枚青銅種子,米粒般大小,上面佈滿了斑駁的綠鏽,帶着萬古滄桑的氣息,在微微震顫。

“玄武,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在那場大劫中苟活了下來。”青銅種子震顫,傳出一股精神波動。

“陰陽道則,你不是已經戰死了嗎?”老玄龜駭然變色,滿臉的褶子皺紋瞬間張開,驚得再次後退半步。

“僥倖留的一絲殘魂而已,如今寄居在這娃娃的神魂中苟延殘喘而已。”青銅種子道。

老玄龜驚疑不定,眸子發光盯着米粒般的青銅古種,兀自不敢相信着一切都是真的,在記憶中,這枚種子已經戰死了。

忽然,老玄龜胸口一陣劇烈的起伏,渾身劇烈的發抖,咬牙切齒道:“陰陽,你墮落了,你甘爲卑賤的奴才,你居然在守護他。”他拿起黒木柺杖,朝着劉雲的身體一指。

“呵呵。”青銅種子笑了起來,彷彿聽見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根本沒有去解釋什麼。

“你真的墮落了,你再也不是那個敢於戰天戰地的人了,你做了一條狗,一條搖尾乞憐,只會聽話的狗。”老玄龜牙齒咬得吱吱作響,憤怒到了極點,整個身軀在劇烈的顫抖,手中的柺杖像是金屬一般閃爍着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咔嚓咔嚓,虛空像是鏡子一般龜裂,密密麻麻的裂紋如蜘蛛網般遍佈在這一方虛空之內。

殺機,玄龜此刻滿臉的殺機,恨不得一柺杖砸死青銅古種。

“不管你說什麼,今天休想動他一根汗毛。”青銅古種沒有反駁,只是冷冷一笑。

咻!

劉雲的儲物袋中一道綠光飛出。

“這氣息!”老玄龜震驚。

飛出的是一隻青銅古盒,尺許見方,表面沒有任何的雕飾,古樸自然,透着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四周龜裂的虛空竟然因這種能量波動,自動修復了起來,很快黑裂縫消失,虛空重新癒合在了一起。

“太初神石!”玄龜驚呼,感覺自己這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傢伙,此刻居然有些心驚肉跳。

哐噹一聲,青銅古盒打開,從中飛出一道白光,沒有人能看白光裏有什麼,真仙也不能望穿。

“光,那是什麼?爲什麼距離我這麼遠,永遠也走不到那裏?”這時,昏迷不醒的劉雲突然如同夢囈般說道。

“他,他看到了光?”玄龜整個身體一陣踉蹌,面色大變,無法置信的望着劉雲。

青銅古種震顫,傳出一陣譏笑的精神波動。

“現在,你還會覺得他是那個未知存在的棄子嗎?”

青銅古種說罷,從青銅古盒中飛出的那道光,便咻的一聲,掠空而去,沒入劉雲眉心之中。

劉雲身體一震,臉上痛苦的表情,漸漸舒展開了,隨之露出了陶醉般的微笑。

“我看見了,光裏有……”劉雲喃喃道。

見此,青銅古種與老玄龜同時緊張的尖叫了起來,老玄龜顫抖着聲音問道:“你在光裏看到了什麼?”

“很模糊,好像是一棵樹,一顆發光的樹。”劉雲斷斷續續的回道。

但是他的話,卻讓老玄龜激動的眼淚都掉了下來:“什麼樹?還看到了什麼?龍鳳麒麟,盤古神族……”

“沒有,只有一顆正在發光的樹,好模糊,那棵樹好像在對我笑,但是我能感覺到它很傷心、孤獨、甚至恐懼。”劉雲回道。

“萬物之母,居然是一棵樹,不是龍鳳麒麟等強族,只是一顆普通的樹?”青銅古種此刻也無法置信道。

“嗚嗚嗚……它是一個女子,我聽到了哭聲,她讓我去就她……不好,有人來了。”劉雲忽然大叫一聲,眉心的太初神石直接沒入劉雲的眉心之中消失不見。

“什麼人,長什麼樣子?”老玄龜大叫,迫切想得知祕密。

“快逃,逃!”青銅古種大叫了起來,化作成一道光,直接沒入劉雲眉心的太極圖中。

玄龜抬頭望着天,面色慘然,它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從他一開始動手,便知道自己走不了。

柵欄裏的牲口養肥了,自然逃不過柵欄主人的眼睛,即便以前隱藏的再好,如今露出蛛絲馬跡,便要賠上這一條性命。

老玄龜回頭望了一眼正青,只見這個傻孩子不停的流淚。

“是分別的時候了,你這個傻孩子,把我忘了吧!”老玄龜慈祥的笑道,一揮手,一道光飛出淹沒了此地,在場所有人的神魂一顫,從玄龜出現開始的記憶出現一片空白,被抹掉的一乾二淨。

而正青卻覺得自己生命中有一個人正在從記憶中離去。

老玄龜的強大毋庸置疑,如同真仙般讓人畏懼,但在這一刻,他臉色蒼白,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危險在急速逼近。

就在這時,上蒼降下一道若有若無的力量,強大如真仙般的老玄龜整個身子一震,他面孔扭曲,身影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臨死前咆哮道:“我就是死,也一定要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龜爺爺…爺爺…嗚嗚嗚……”正青眉心裂開一道口子,他沒有忘記,沒有忘記某個人,他感覺生命中一個極其重要的人正在漸漸的消失。

正青彷彿能感受到這個至親之人臨死前心中的恐懼,正青無能爲力去改變這一切。

“嗚嗚……不要,不要啊……”正青大吼,嘴裏在溢血,身體瘋狂掙動。

忽然,那股禁錮他身體的力量驟然間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正青感覺到那個至親之人在冥冥中的感應消失了。

有個人死了。

“啊……”正青大吼一聲,身體爆發出絢爛的光芒,沖天而去,破開帳篷,望着茫茫無邊的原始森林,望着虛空的茫茫白雪,天地一片銀裝素裹,他茫然了,他不知道該向哪裏走。

堅白等人緊隨其後,雖然衆人忘記了什麼,可此刻見到正青痛苦欲絕的樣子,心中那一絲淡淡的哀傷更加清晰了一些。

“我想殺人,我想殺人啊!”正青如瘋魔般大叫,咬牙切齒,面孔扭曲了,雙手握拳,瘋狂的朝着天空揮舞出一道又一道驚人的神虹,劇烈的靈力波動,震盪的虛空發出爆鳴。

堅白等人望着正青的模樣,心中說不出的有一種悲哀之意。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忘記了一段事,這段事非常的重要,甚至比生命都重要。

原本在帳篷外守護的天青書院修士,看着突然衝出的正青等人,神色變了又變。

“小仙人死了,正青不堪打擊,瘋了?”衆人暗暗傳音詢問。

“很有可能,也許真的是這麼回事。”有人傳音回道。

“我們要不要動手?”有人冷冷詢問。

就在這時,一個人帳篷內再次走出一個人,他面容蒼老,如同一個老人,也如同一個從墳冢中爬出的厲鬼。

他無聲無息,一步一步的走向虛空中,從所有青年強者旁走過,可所有人都彷彿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

烏鴉猛地回頭看去,瞳孔一縮:“尊上,你什麼時候醒的。”

劉雲燃燒生命本源之後,生機消耗殆盡,壽元也衰弱到了極點,此刻他如一個老者,原本明亮的眸子都渾濁了。

聽到烏鴉的聲音,所有人都回頭看來,一看是劉雲,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他居然清醒了!

即便知道劉雲重傷,可在這一刻,所有人的感覺中,劉雲不但沒有變弱,相反變得更加神祕而可怕了起來。

而此刻,劉雲眉心的太極圖已經消失不見了,完全隱匿了起來。

衆人的神色,不能令劉雲心中起一絲波瀾,他望着正青,心中升起了一絲愧疚,望着正青痛苦大喊大叫,發瘋一樣朝着虛空可悲的揮舞拳頭,劉雲便覺得心中一陣難受。

因爲他是所有人裏唯一沒有失去記憶的。

雖然沒有看到老玄龜,可劉雲卻能感覺到之前周圍的一切。

劉雲明白,老玄龜在正青的心中到底有多麼的重要,就像是一個慈父,就像是一個慈祥的爺爺。

可如今,這麼老玄龜卻死了,被一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存在殺死了。

正青想報仇,卻根本不知道找誰報仇。

正青此刻心中的那種悲痛,或許只有劉雲能過理解,十年前,他便親眼看着自己的父母離開了這個人世,那種可怕的痛苦會讓人發瘋的。

劉雲覺得自己應該幫助正青,這樣子下去,正青非要走火入魔不可。

劉雲來到正青的身後,想說些什麼,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此刻不管說什麼都顯得太蒼白無力了。

沉默了很久,劉雲終於開口了:“你要是想哭,就哭出來吧,哭出來,人能好受點,我爹孃離開的時候,我也哭,大哭,躲在一個無人的地方,看不見光,只有黑暗,我孤零零一個人哭,無助的哭。然後,你會發現,哭解決不了問題。”

正青猛地轉過身,目光森然的盯着劉雲,眼睛裏淚水奪眶而出,大吼道:“是你,是你害死他的,是你,你是個不祥之人!”

噗!

正青一拳打來,打穿了劉雲的身體,前後透亮,手臂粗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劉雲悶哼一聲,身體劇痛,他深吸了一口氣,道:“這是我欠你的,你若要拿回去,我便還給你。”

堅白等人臉色一變,急忙飛了過來,攔住正青,大喝道:“正青,你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麼,你瘋了?”

“呵呵…我瘋了,我是瘋了,我要報仇,報仇……”正青大吼一聲,又是一拳打來,朝着劉雲的心臟而來。

堅白等人臉色大變,心臟碎裂,修士必死無疑。

他們急忙出手阻止,然而這一刻,卻發現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禁錮住了。

劉雲吐出一口血,重傷在身,強行施法,身體承受不住。

“你若真的想殺我,就等你冷靜下來再說,到時你若還要殺我,我便把這條命還給你,絕不欠你人情。”劉雲大喝,面色冷冽,身體衝出一股神祕的力量。

遮仙最新章節 - 遮仙全文閱讀 - 遮仙txt下載 - 天才眼鏡的全部小說 - 遮仙 書生小說

最近更新: 我並不想當英雄啊   逆流諸天   迷霧島遊戲:我能看到提示   我的萬能火種   我修煉武學能暴擊   橫推武道   乾坤爭渡   劍劍超神   黑石密碼   這個刺客有毛病   星河煉   代碼零九   無盡黑暗遊戲   陸地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