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小說 >> 高冷大叔求放過 >> 第212章 大結局

第212章 大結局

简体版 · 繁體版

h1

第212章大結局

/h1

“嘭”的一聲,終於,門被撞開了,警察和梅沐天衝了進去,當一眼看到正驚慌的不知要怎麼離開的簡米蘇的時候,水青墨一愣,“是你?”

是的,房間裏的電腦屏幕上正是今年高考的報考系統,此時正在登錄那一個環節,顯然,是進不去了。

水青墨想到了自己才改過密碼的報考系統,臉上的冷汗刷刷直流,若是梅沐天沒有衝上來,誰敢保證十二點之前不被穆錦貝再度篡改一次。

簡米蘇卻是理都沒理她,一張精緻的小臉微仰,盈盈的目光彷彿穿透了時空般的直接落在了梅沐天的身上,“阿沐,你到底還是找來了,呵呵,你早猜到了,是不是?”

梅沐天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看着簡米蘇,不發一言。

水青墨看看梅沐天,又看看簡米蘇,簡米蘇的那一聲‘阿沐’聽起來太過曖昧,那一定是她從前這樣叫過梅沐天,而且不是第一次叫過,否則,不會這樣自然。

見梅沐天不言不語,簡米蘇微笑着迎前了一步,人也停在了梅沐天的身前,穿着高跟鞋的她剛好到梅沐天的鼻尖,若是不知道她的年紀不知道她與梅沐天之間的關係不看她的臉,只是這樣看着兩個人相對而站的側顏,女人深情凝視梅沐天的樣子就象他是她深愛多年的男人一樣。

水青墨徹底的愣住了,她猶記得梅沐天叫簡米蘇‘小媽’時的聲音,冷冷的,沉沉的,隱含着無數的戒備和疏遠。

“阿沐,都是他,是他強佔了我,否則,我明明可以嫁給你的,我是那樣的喜歡你那樣的愛你,都是他害了我們,阿沐,他死了,哈哈,我弄死他了,爲什麼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了障礙,你卻還是要把心交給這個丫頭呢?”簡米蘇不甘的看着梅沐天,她愛了十年的男人,怎麼也不肯撒手把他交給任何女人,他是她的,她早就認定了是他。

“阿沐,她不適合你的,這世上,只有我纔是真心愛你的那個人,我把他殺了,從此天宇就徹底的都是你的了,梅沐遠,梅沐江,梅沐海,他們通通都不能再阻止你做任何了。”

“阿沐,我把你所有的絆腳石都擋在了天宇的門外,如今,天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都是你的了,就連我的那一份也已經請律師轉移到你的名下了,我爲你做的還不夠多嗎?阿沐,你醒醒,只有我纔是那個最能幫助你最能帶給你幸福的女人,其它的女人,她們都不配,誰都不配,水青墨她更不配。”說到這裏,簡米蘇的目光冷冷掃向水青墨,恨不得要掐死水青墨。

“她處處要你呵護要你寵她愛她,那要分散你多少的精力呢,而我不需要你任何的呵護,我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好,阿沐,現在,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

水青墨的眼皮在突突的跳着,剛剛聽見的所有彷彿一枚炸彈一樣炸開了她的心湖,攪起了層層的血雨腥風,若不是親眼看見親耳聽見,若不是簡米蘇就在她面前,她幾乎以爲自己幻聽了。

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梅沐天的小媽竟然是在暗戀着梅沐天。

“阿沐,你說說話,你說說話呀?”

梅沐天還是不說話,只是衝着兩個警察一揮手。

兩個警察這才衝上去將另兩個一直在看熱鬧也看呆了的男子用手銬銬住了,簡米蘇這才發現不對,“阿沐,你不能讓警察抓我還有我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水青墨不能留在江城,她必須離開你離開江城。”

“媽,原來,是你在害水青墨,是不是那個手鐲的事情也是你提早讓服務生安排好的,結果事與願違沒有陷害成功水青墨,你就把一切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半開的門前,突然間又走進了一個女人,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穆錦貝。

“錦貝,我是爲你好,是爲了讓你徹底的對他死心,他根本不愛你,你再是巴着他也沒用,對不對?”

“那你呢?他也不愛你,你爲什麼還要巴着他?甚至於只要是與他有接觸的女人全都是想盡辦法的不是殺就是奸,媽,不,你已經不是我媽了,你是個魔鬼,是個地地道道的魔鬼,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害了洛亞馨和歐陽菁菁的人會是你。”

“錦貝,你不能這樣說媽媽,媽媽或者對旁的女人下手狠了些,可都是了爲沐天,讓他不被那那些不要臉的下賤女人所誘惑,還有你,你一次次的違背媽媽的意願,一次次的去勾引阿沐,我全都原諒了你,這次的手鐲事件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而已,你還不清醒嗎?”她喜歡的男人,即便是自己親生的女兒也不能相讓,不能。

穆錦貝忽而就笑了,“簡米蘇,我爲什麼不能喜歡梅沐天,我一沒婚他二也沒娶,我追求他是理所當然的,倒是你,明明已經成了他的小媽,明明已經嫁給了他的父親,卻還百般的阻撓他結婚生子,簡米蘇,你再也不是我媽,你就是一變態一惡魔。”

“你……你反了天了。”簡米蘇衝向穆錦貝,揚手就一巴掌揮向了穆錦貝。

警察纔要衝上去,可是更快的是水青墨,她真的忍無可忍了,一下子衝過去抬手就摁下了簡米蘇的手臂,“呵呵,原來一切都是你,那個因爲要暗殺我後來死於非命的司機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還有我媽手術時發生的一切,也是你吧?”冤有頭,債有主,洛亞馨和歐陽菁菁不在了沒關係,她還好好的活着,也終於引出了這個女人來,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水青墨,你個不要臉的小賤貨,都是你勾引阿沐,害他迷失了心智,若不是他執意阻撓,我早就送你上西天了,你給我放手。”簡米蘇掙扎了起來,可惜,她失策了,對於打過很多次比賽的水青墨來說,她的掙扎就象是撓癢癢,根本沒啥感覺。

“我偏不放,你連自己的女兒也陷害,真是喪心病狂了。”現在看來,手鐲事件不止是她被冤枉,連穆錦貝也被冤枉了。

“我只是給錦貝教訓而已,我沒有陷害她。”簡米蘇歇斯底里的低吼着,還要掙開水青墨,警察已經上來了,不由分說的就爲她強行的銬上了手銬,“簡米蘇,請跟隨我們去警察局接受調查。”

“我不去,我就不去,你們放開我,放開我呀。”簡爲蘇劇烈的掙扎着,一雙手腕因爲掙扎很快就劃出了血痕,可她還是掙扎不休。

“姐,你伏法吧。”門外,又進來了一個人,這一次是簡米悅,那個,與簡米蘇幾乎一同降生的女人,身爲雙胞胎姐妹,她們的長相幾乎一模一樣,可是,性格和爲人處事卻完全不一樣。

“米悅,你怎麼也來了?”簡米蘇看向簡米悅,呆住了。

“我怎麼不能來?姐,當初我們兩個走頭無路被人欺凌的時候,是沐天救了我們兩個,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感恩他的相救,我們謝他的救命之恩都來不及,爲什麼你要幾次三番的加害他身邊的人呢?姐,你錯了,你犯了罪,我真沒想到,你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簡米悅在知道真相的這一刻,也是喫驚的。

“沐天,對不起,我替姐姐跟你說一聲對不起,還有小墨,這樣好的女孩,幸好有她的堅持,否則直到今天真相也不能大白,現在想來,怪不得我介紹給沐天的女孩,姐姐總是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好百般的阻撓呢,原本你根本看不得他的身邊多個女人,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分明就是剝奪了他的幸福,他當年救你根本就是救了一個恩將仇報的白眼狼,以至於十年了依然孑然一身,還被貫上了不祥的名頭,以至於有些女人一聽到他的名字就嚇的能跑多遠就多遠,幸虧出現了小墨,讓沐天不再孤單,可你居然又是加以陷害,你簡直……”簡米悅說不下去了。

“帶走。”一直不說話的梅沐天卻是再也聽不下去,轉頭看窗外,再也不看簡米蘇的方向。

兩個警察押着簡米蘇就往門前走去,簡米蘇頓時掙扎的更厲害了,轉過頭拼命的朝着梅沐天的方向喊道:“阿沐,你不能這樣無情無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爲了你呀。”

“呵呵,爲了我就找人害了亞馨讓她生下了未未嗎?爲了我你害死了歐陽菁菁嗎?如今又是爲了我幾次三番的加害小墨嗎?可我告訴你,你並沒有帶給我任何的快樂和幸福,相反的,我一直的處於極度痛苦之中,簡米蘇,你爲了我所做的一切就是爲了讓我不快樂讓我傷心讓我難過讓我曾經一度生不如死嗎?”

“阿沐,不是這樣的,我是想要你快樂的,幸福的。”

“可你帶給我的只有痛苦與折磨,這麼些年來,我一直要揪出這個人,可我猜想了無數次,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是你,若不是小墨,我也許到現在也查不到你的頭上。”

“到底,是我哪裏露出了馬腳?”

這一點,水青墨也疑惑了,“沐天,你怎麼發現的?”害了他所有女人的人是簡米蘇,這是給她一百次機會竟猜她也不會猜到的。

“還記得我飛機趕回江城那天你因爲擔心我去米悅飯莊嗎?”梅沐天淺笑輕問。

“嗯嗯,記得。”那一天發生了那樣多的事情,她先去了米悅飯莊,後來甚至又進了一次局子,她怎麼會忘記呢?

“那天你先到了米悅飯莊,吃了很久簡米蘇和穆錦貝纔到的吧?”梅沐天繼續問。

“對。”這些他之前並沒有親自問過她,看來是這幾天才查到的。

“那天你到了之後簡米蘇就打電話給穆錦貝,然後帶着錦貝去米悅飯莊,後來發生什麼你都知道了,這也是我的女人出事的當天簡米蘇第一次出現,自然就引起了我的懷疑,錦貝這麼些年一直追求我而毫髮無傷,她是唯一的僅有的一個沒有被傷害過的,聯繫這兩點我猜到簡米蘇,那一刻是連我自己也不相信的,我曾經親自救下的女人居然千方百計的陷害謀殺我的人,但是,當我再一次的梳理從前每一件事情時,發現幾乎每一樁事情都有簡米蘇的影子,查了這麼些年,每一件事我都可以倒背如流,我等着抓到罪魁禍首的這一天等得太久了,只是,真的沒想到是簡米蘇,簡米蘇,你太讓我失望了。”

“阿沐,我一切都是爲了你好呀。”

梅沐天背對着簡米蘇的方向再度舉起了手,“帶她走吧,不管是以後出庭還是審判,我只有一個要求。”

“梅先生請說。”

“我就一個要求,我與她此生不見,所有,我寧願以錄音和錄像的方式提供證據。”這一句,他的語調無比的沉重,走過了近十年,也痛苦了近十年,一切,終於可以落下厚重的帷幕了,死者也終於可以安息了。

“好的,梅先生。”

警察走了,看熱鬧的人羣也漸漸散去,房間裏只剩下了梅沐天和水青墨兩個,他執起了她的手,“小墨,現在,我們都可以安安心心的了。”

“弱美人,你給我坦白,那天伯伯去世的當天,你帶我到底是要去哪裏?”

“不告訴你。”

“你要是不說,我今天就不跟你出去了。”

跟她玩故弄玄虛,她水青墨可不喫這一套,從今個開始,她要振振妻綱,雖然,還沒結婚,可是離結婚也沒差了吧。

“真要知道?”梅沐天閃閃眼睛,含笑的看着她。

“嗯,必須要知道。”

“好吧,那你聽好了。”梅沐天清了清喉嚨,低低在她耳邊說到。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老婆,我們出去說吧。”大聲說完,梅沐天一把抱起水青墨便朝門外走去。

布加迪飛速的行駛在馬路上,一輛輛的車被甩在後面,開車的男人無限輕鬆的吹着口哨,這還是水青墨第一次見到梅沐天的這一面,案子破了,他也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十幾歲一樣,毛頭小夥般快樂了起來。

“弱美人,當初你讓我跟阿甘的時候是不是想要試探下我的功夫,那時候你是想要利用我自保的能力來引出簡米蘇的?”她輕聲問他,這些,她早就想過了,只是從來也沒有問過他向他確認過,不過,現在她想把心裏所有的疑問都問出來,讓心平靜,讓心坦然,讓心無願無悔的接受這個男人。

“是,我看到你的能力便動了心,可是後來……”

“可是後來在修予深的警告下在我受傷而那個司機死了之後,你又怕我重蹈洛亞馨和歐陽菁菁的覆轍,是不是?”

“嗯。”

“傻瓜。”她的頭又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其實我沒那麼衰的,事實也證明我每一次與簡米蘇交手的結果都是我贏她輸,嘿嘿。”

“呵呵。”

“不過,那都是因爲你,每一次我出了事都有你給我善後,所以我自然就沒事了呀,不然,就算是我再有本事,可是沒有你出頭,就象是手鐲事件,我也不見得能摘得那麼幹淨的脫身。”

“丫頭,你知道就好,說到這了,是不是應該給我點獎勵。”

“好的呀。”水青墨歪頭,在梅沐天的臉上親了親,“弱美人,你真的想娶我嗎?”

“咔嚓”,梅沐天一個沒忍住,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上,“小墨,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水青墨無辜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記得初初遇見他的時候一眼就被他的樣貌吸引了,只是覺得自己與開得起布加迪車的他根本沒有可能的,更沒有往這一方面去想,她還小呀,高中都沒畢業。

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就是那樣的一次撞車,就把她與他徹底的捆綁到了一起。

“自然是真的。”

“呃,這就是你的誠意?”

梅沐天愣了愣,他那天在水晶公館求婚的時候水青墨可沒有反對的,“你這是……”

“再給你一次機會,把忘記說的趕緊說了,否則,我就不答應你了。”水青墨傲嬌的一扭頭,不管梅沐天了。

梅沐天一頭霧水的看看水青墨,然後,直接打開了手機,朋友圈發了一條訊息,“老婆問我真的想娶她嗎?我說自然是真的,可她居然說我沒有誠意,誰告訴我我哪裏沒有誠意了?在線等,急急急!”

“沒送鑽戒是不是?”

“她不是那種愛慕虛榮愛慕錢財的女人。”

“你求婚了嗎?”

“求了,一屋子的玫瑰花。”梅沐天轉頭看水青墨,還是一臉的傲嬌,也不怕自己的所有暴露了,這會子只要她答應了就好。

“那你有對她說過‘我愛你’三個字嗎?”

“沒。”

“……”

“……”

朋友一連串的省略號,梅沐天終於反應了過來,輕輕扳過水青墨的小身板,“小墨,我愛你。”

這一聲,輕輕的,低低的,卻如同一股清泉水剎那間流淌過水青墨的心湖,等這三個字她等了太久了,雖然知道他是真心的,可是因着洛亞馨和歐陽菁菁的事情他一直不敢對她許下承諾,許下真心,這一刻,她終於等到了。

“弱美人,我也愛你。”

“還說我弱?”

“難道你不弱?”

“你等着,只要等咱一結婚,我立刻讓人改口叫我強美人,不對,是強男人。”

“好呀。”水青墨一付我不怕我不怕的表情,看得梅沐天牙癢癢,可是她這樣小,他只想在婚前給她該有的尊重,不然就是欺騙幼女了,雖然她已經過了十八歲,可是於他來說,又是那樣的年輕。

車開得飛快,當他們一起走在陽光下漫步的時候,她又有做夢的感覺了,咬了咬脣,好疼,“弱美人,你以後不許欺負我。”

“嗯,不會的。”

“那以後咱家裏也要我說了算。”

“必須的,錢財都交給你,你是家長你老大。”

“那可不行,要是學校裏有什麼事的話,你可是我家長呢。”

“嗯嗯,好的,到時候你一聲令下,爲夫的就變成你家長。”

水青墨翻了個白眼,他這還百變了呢,一會夫君一會家長。

“對了,等你滿20歲的那天,我們就結婚吧。”

水青墨瞪了他一眼,“剛滿20歲就辦婚禮?”這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老媽託夢給我了,她想要孫子。”其實是他想要兒子。

“弱美人,我還要上大學呢。”

“沒關係,你讀你的書,懷孕與讀書不發生關係的。”

“那不行,哪有大學就大着肚子上學的?”

“你那麼聰明,再加上爲夫的也不弱,上課去不去學校沒所謂的,只要提前請假,考試的時候過去答個高分就好了,只要你不是抄的,誰也說不出你的不對。”

似乎,他這話瞞有道理的。

可她還是覺得哪裏有點怪。

卻,也說不出來哪裏不對。

反正,‘老人家’的弱美人想要孩子了。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幾年後。

水雲間。

一場轟動江城的婚禮盛大舉行了。

新娘是穆錦貝和陸敏敏。

新郎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修予深和修予景。

參加婚禮的自然是雙方的親朋好友,那些當初賭修予景和水青墨的同學們個個灰頭土臉,賭梅沐天的則是趾高氣揚。

修予深眼看着兩個人互換戴上了戒指,那一刻,他突生感慨,明明水雲間是他與水青墨第一次遇見的地方,可是,那個第一次卻早不過馬路上撞車相遇的兩個人,晚了一步,就是晚了終生,即便他徹底的脫胎換骨,也註定了此生與水青墨無緣。

好吧,既然真心愛過了,那便祝她幸福。

“小墨,要幸福喲。”修予景一枚小小的手鍊交到了水青墨的手上,只要曾經愛過,那便足矣,他祝福她。

那天晚上,月色深沉的悄悄躲進了雲層裏,梅沐天終於發狠的‘強’了一回,於是,從那晚開始,水青墨對梅沐天稱呼徹底從‘弱美人’變成了‘強美人’,不管他怎麼反對‘美人’這個稱呼,他都是她心底裏的美人,他也當得起‘美人’這個稱呼。

又過一年後,梅沐天當了爹,女兒取名梅果果,與梅未未剛好湊成了一子一女一個好字。

後來的後來,水青墨又生了一個兒子,生兒子的當天水青墨做一個夢託給悄悄兒所有的親,快去看悄悄兒的新書‘邪惡爹地難伺候’吧。

後來的後來,梅未未取了梅果果,比起梅沐天這個爹幸福多了。

全文完

高冷大叔求放過最新章節 - 高冷大叔求放過全文閱讀 - 高冷大叔求放過txt下載 - 悄悄兒的全部小說 - 高冷大叔求放過 書生小說

最近更新: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家有悍妻怎麼破   在柯學世界開情報屋   我在鬥羅玩卡牌   萌寶當道:我家媽咪是女王   聽說你很拽啊   從海賊開始遊蕩諸天的幽靈船   末世神魔錄   我在東京簽到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