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生小說 >> 大唐西域少年行 >> 第一百零五章:關山雪冷初交兵 5

第一百零五章:關山雪冷初交兵 5

简体版 · 繁體版

筆趣閣最新永久域名:,請大家牢記本域名並相互轉告,謝謝!

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

車營中,大汗淋漓的劉驍幫助屬下將最後一臺庭州砲卸下馬車後,趕到王霨面前施禮道:“稟霨軍使,九十臺庭州砲已列陣完畢,每臺庭州砲配石彈三十枚、猛油火彈二十枚。”

“有勞劉校尉!”王霨點了點頭:“戰車團和弩炮團訓練有素、旗開得勝,當記首功。”

“全靠霨軍使定下的章程。”劉驍發自肺腑道。

當初跟着大夥兒一起加入素葉軍,驍勇善戰的李晟被封爲副軍使,並執掌騎兵營;機智多謀的南霽雲領斥候營;孔武有力的雷萬春統率步兵營。劉驍雖和南霽雲、雷萬春一併攫升爲校尉,分給他的卻是工兵營和輜重營。

輜重營也就算了,誰讓自家娘子是素葉居長安分號的掌櫃,溝通起來最爲方便。可工兵營與騎、步、斥候三營相比,肯定會遜色得多。劉驍雖知自己的武技和臨戰經驗不如南、雷二將,但心中還是不免有點悵然若失。若非簡若兮苦勸,他甚至考慮過撂挑子。

待深入輜重、工兵二營,認真琢磨早已擬定好的作戰章程,劉驍再次感嘆霨郎君胸有丘壑、素葉軍大有可爲。

鐵車嶽峙勝磐石,弩炮蓄勢待怒放。

車營內,陌刀手、刀盾兵、長槍兵什什伍伍,散如列星;或疏或密,或前或卻,扈衛着四百名弓箭手和九十臺弩炮。

“弓箭手換火箭。弩炮團待命,隨時準備發射猛油火彈!步兵營守好車營間隙,避免敵騎闖入!”被牙兵簇擁在正中的王霨大聲發號施令。

“諾!”劉驍、雷萬春領命而去。

王霨竭盡全力拿出指揮若定的姿態,不過輕微顫抖的聲音還是暴露出些許緊張,畢竟他第一次擔任主將遇到的對手就是赫赫有名的曳落河。

其實王正見聽聞王霨要從軍,本期望他擔任河東軍掌書記,參贊軍機。可王霨卻拒絕父親的好意,堅決要求獨領一軍。

十一月十五日,李隆基召集重臣廷議平叛前,王霨終於見到從潼關風塵僕僕趕回京的王正見。此乃身世風波爆發後父子二人首次見面,王霨本擔心會尷尬和彆扭,可見到父親那一刻,他只覺得渾身暖洋洋的。

王霨最牽腸掛肚的自然是王忠嗣爲何將自己寄養在庭州。王正見回憶道,其實天寶元年王忠嗣進京獻俘時本打算藉機稟明聖人,讓王霨歸家入譜。但不知何故,其見過太子後忽而心事重重,絕口不提入譜之事,可也並未明言將王霨寄託給自己。

王正見坦言其從始到終並非東宮*中堅,故並不清楚王忠嗣爲何與太子發生齷蹉。直到天寶五年元日大朝會時,王正見、王忠嗣均回京覲見聖人,適逢韋堅案發,長安一片腥風血雨,王忠嗣才正式懇請族弟收養王霨。

王正見頗爲不解,稍微有點猶豫,王忠嗣幽幽一句“汝以爲韋堅、皇甫惟明果蒙冤乎?”令他毛骨悚然之餘,果

斷答應族兄所請。

“韋堅案……太子……”星星點點的線索串聯在一起,王霨愈發明白爲何東宮畏懼王忠嗣重返長安,不過值此動盪之秋,他只能以國事爲先,暫且擱置私仇。

王霨深知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內憂和外患如影相隨。若不能儘快平定安祿山叛軍,李隆基將不得不從西部邊鎮抽調更多兵馬,吐蕃、大食、回紇等部必將蠢蠢欲動。按照歷史原本軌跡,正是持續七年的安史之亂導致大唐磧西兵力一空,吐蕃趁機蠶食隴右,回紇覬覦北庭,黑衣大食再次東侵河中。

王霨雖不清楚安祿山爲何突然決意叛亂,但未能阻止內亂令他自責不已,對三年來自上而下削弱邊鎮的模式也產生懷疑。之前他如同裏的張教主,在朝堂各派勢力間施展乾坤大挪移,試圖因勢利導,推動制度革新,扭轉內輕外重的危局。

誠如阿伊騰格娜所言,三年長安行,王霨盡其所能強化中樞、削弱安祿山。可無論之前取得多少勝利,肆虐在河北、河東大地的叛軍如洶湧而來的狂潮,將建在沙灘上的城堡徹底打回原形。

“無論惡龍是誰放出來的,我都要加入屠龍大軍,親手將之斬殺!”在執念的驅使下,王霨依託素葉鏢局,動員方方面面的資源,飛速打造一支武裝到牙齒的軍隊。早在進京之前,王霨就考慮過若未能阻止安祿山起兵當如何,故鏢局、義學等均有濃重的軍事色彩,只是他本以爲不需動用預案。

與曳落河交鋒是成軍後的首戰,素葉軍成色如何全看今朝,王霨難免也有點忐忑。

山川引行陣,兩軍列旌旗。

“霨弟,方纔車陣大挫曳落河,素葉軍此戰必勝。”阿史那雯霞的雙眸從來沒有離開過王霨,見他神色有點忐忑,急忙出言安慰。

站在王霨身側的蘇十三娘瞄了徒弟一眼,卻並未說什麼。專心致志關注曳落河動向的盧杞則無端想起遠在長安的阿伊騰格娜……

“大車裝神臂弓、運庭州砲,霨郎君怎麼想到的?”雀躍不已的柳蕭菲嘰喳不停。

“謝雯霞姐姐關心!”王霨平復好心緒:“水無常形,兵無常勢,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戰車雖早已被騎兵取代,然若運用得當……”

不等講完衛青以武剛車大破匈奴的戰例,王霨忽聽車陣外遙遙飄來細微哭泣聲。待他拿起望遠鏡瞭望時,哭聲已成驚天動地之勢,烏壓壓一片衣不蔽體的百姓若驚慌失措的羊羣,被曳落河驅趕着從四面八方朝車陣奔來。

“可惡!”蘇十三娘銀牙欲碎:“全是懷州百姓!”

“霨弟,快救他們進車陣!”阿史那雯霞深知師父擔憂鄉親,搖着王霨胳膊喊道。

“不可!”青斑畢現的盧杞厲聲制止:“若放百姓進陣,敵軍定會混雜其中,趁亂破陣。”

“難道要見死不救?”蘇十三娘雙目如電。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若我軍潰敗,這些百

姓也逃不過一個死字!”盧杞毫不畏懼:“霨軍使,慈不掌兵,絕不可意氣用事,請速令戰車團、弓箭手覆蓋射擊,驅散民衆,逼曳落河顯身。”

“若令尊在人羣中,汝可忍心命弓箭手張弓?!”阿史那雯霞暴怒:“霨弟,汝身爲主將,不可輕動,請給我隊兵馬,吾自去救人。”

“師父,我也去!”柳蕭菲連聲附和,蘇十三娘則默默抽出長劍,雙目灼灼盯着王霨。

“明知是陷阱還要跳,真是愚蠢!就算家父被敵驅使,某也絕不同意自投羅網!”盧杞神情猙獰,只是他說完這句狠話後,胸中忽而自問:“若換作真珠郡主,某又當如何……”

“盧司馬,民衆距離車陣還有多遠?”緊咬雙脣的王霨猛然問道。

執掌素葉軍參謀部的盧杞招了招手,出身義學的參謀張穎倫立即高聲答道:“稟軍使,七百餘步。”

“庭州砲的射程呢?”王霨面無表情。

“石彈四百步上下,猛油火彈四百五十步上下。”

張穎倫乃武威張氏旁支,自幼酷愛算學,但因家貧,上了幾年族學就被父母送到素葉居武威分號當賬房夥計。兩年前他來長安對賬,營收開支對答如流,複式記賬法也得心應手,遂被簡若兮推薦進義學就讀。素葉軍成立時,他作爲算學成績最優異的學員,被直接徵召進負責謀劃軍機的參謀部。

“妙!不過……”盧杞當即猜出王霨的打算。

“世上安有兩全法……”王霨無奈嘆道。

“霨郎君,汝可是打算用猛油火?”蘇十三娘略一思索,急聲問道。

“正是如此。”

“猛油火?”阿史那雯霞揣摩師父神色,明白她不太贊同王霨的主張,卻又礙於長輩身份不便明言:“猛油火要燒起來,恐怕懷州民衆也會死傷不少。”

“刀劍無眼、水火無情,某隻能盡力避免誤傷。盧司馬說得對,若我軍戰敗,懷州民衆更不會有好下場。”

“霨弟,要不還是讓我去試試?”除了父親,阿史那雯霞最敬重的就是師父。

“不行!”王霨斬釘截鐵道:“你若有個三長兩短,某怎向霄雲交待!”

“霄雲……”阿史那雯霞神情陡然一暗,忍不住質問道:“若姐姐在對面的話,霨弟是不是就會不顧一切下令救人。”

“若霄雲被捉,某會令盧司馬執掌全軍,吾單槍匹馬去救她。想來盧司馬爲取勝絕不會顧及某之生死。”

“那……那……”阿史那雯霞雙脣發顫,卻遲遲沒有勇氣說出梗在胸中的問題。

“傻孩子。”蘇十三娘摟住心神激盪的弟子:“這世上沒有誰是無所不能的,即便聰慧若霨郎君,也有力不從心之時。冤有頭債有主,此皆曳落河之奸計,吾定會爲懷州鄉親報仇雪恨。”

“傳我軍令!”臉色鐵青的王霨拔出橫刀,斜指飄滿碎雪的長空。

大唐西域少年行最新章節 - 大唐西域少年行全文閱讀 - 大唐西域少年行txt下載 - 海命的全部小說 - 大唐西域少年行 書生小說

最近更新: 大宋有種   從截胡曹操開始變強   萬獸朝凰   明賊   六賊紈絝   啓明1158   大明從慎重開始   大秦五百年   貞觀俗人   三國之超腦暴君   明末親軍錦衣衛   諜涯無痕   大豪傑